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同志小说 >> 内容

奇葩了:父亲偷情被儿子发现

时间:2015-7-10 9:04:5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奇葩事情,父亲原来也是喜欢男生,...

我叫莫昂,15岁,173。我是一名GAY,在13岁时就知道了 ,我是因为爱了一个人,一个令我终生无法忘怀的人……

我的爸爸是一名警察,34岁正值中年,高大挺拔的身材,五官端正,棱角分明。  年轻时定是一名风骚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话要从我十三岁时说起…十二岁时,母亲因为车祸去世,这令我和爸爸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,我和爸爸相依为命的日子便从此开始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去世后的四个月,正是我十三岁的生日,爸爸没有回来家里,而是在所里值夜班,我家是所里的家属院,所以派出所就在我家小区的外面,我准备去所里面找爸爸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月的天刚刚入夏,我套上一件薄薄的外衫,出了门,走在夏夜的路上,仰头看夜空,“哇,好多星星啊。”我不禁感叹道。凑着星光和月光,我看到了就在不远处的派出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进办公楼,这里的叔叔们都认识我,纷纷和我打起招呼,我也勉强的回应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爸爸毕竟是副所长,也是一个大帅哥,我也遗传了爸爸的良好基因,仅仅13岁,就有165高,稚嫩的脸上也不乏帅气。走到了三楼爸爸的办公室,敲了敲门,没人回应,我便径直的推开门,没人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很少来所里面找爸爸,也不知道他这时会在哪里,于是就走进了办公室,坐在电脑前玩起了电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钟,爸爸还没来,我有些等的着急了,走出了办公室,这时一阵凉风透过走廊的玻璃吹过来,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也有些内急了,便去了办公楼外的一个偏僻的厕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个厕所是在正在建筑的一个办公楼的前面,现在的办公楼的后面,确实够偏僻了,加上此时正是夜间,也没有人向这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进这个厕所,急急忙忙的找了个小便池解开裤子便放水起来。“哗哗哗”,不一会就解决完了,就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,被隔板隔开的大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一丝呻吟声……的好奇心指引着我走到了声音的来源处,隔着空心隔板,声音愈发的清晰了,只是,这声音怎么还有点熟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悄悄的走到声音来源处的隔壁,正巧,我在的这个便房与隔壁的那一个有一个圆珠大小的洞眼,正方便窥视!不知道是本来就有还是有人因为某种见不得人的事而故意凿的洞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缓缓的把眼睛伸到洞眼前,偷窥的行为使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,我努力的平静我的心情,睁开眼睛,眼前的事物使我顿时呆在了原地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颗硕大无比的粗长肉棒屹立在视线前,肉棒顶端还垂着几滴晶莹的液体,闪闪发光,上面一只手正缓缓撸动着,肉棒下面一个囊带正垂着,随着撸动而晃动。我寻着肉棒继续向上找,越过茂密的黑色森林,六块因长期锻炼而形成的腹肌正突兀的显现,继续向上,两块夸张的胸肌,黑褐色的乳头,无不彰显着成年男性的魅力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瞪直了眼,这是如此熟悉的身体啊!!

       莫理,莫昂的爸爸!!

       莫昂咽了口口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,继续寻着这完美的身躯向上看,平时威严无比的爸爸正用一副淫荡的表情,微眯着眼,嘴微张来,几滴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,滴在胸膛上,莫理空着的另一只手便抚摸上去,摸着厚厚的胸肌,捏着挺挺的乳头,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令人沉醉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“嗯,嗯…啊,啊  啊 啊,  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,这还是我的爸爸吗?  莫昂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体也因这诱人的场景而勃起,莫昂伸出一只手隔着裤子揉捏着正在发育的小肉棒,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…

      突然间,莫理提起落在脚踝上的裤子,从裤兜里掏出来一部手机,拨出几个号码。

     “喂,小张啊,快来吧,老地方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几句话无比清晰的落在了莫昂的耳朵里,带给他的是滔天波浪的震撼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3岁的莫昂也并非不懂得事故,母亲去世4个月,正值壮年的爸爸忍不住性欲也是正常的,可是小张,张正宇,爸爸的直属下司,打电话叫他来,就显得耐人寻味了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正宇,26岁,未婚,长的也是玉树临风,英伦潇洒,虽说没有莫理的成熟气息,也是所里有名的帅哥了。莫昂也跟小张——张叔叔非常熟悉,自从母亲去世后,张叔叔便时不时的来家里找爸爸,莫昂本以为平时他们只有工作关系,可现在,莫昂不得不怀疑爸爸跟张叔叔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努力的平息心中的波涛骇浪,继续的通过小洞看着爸爸,好在爸爸还是微咪着眼睛,并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窥视他,而且,还是他的儿子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钟,张正宇便风尘仆仆的来到了隔壁的便池,一进去,便被莫理搂住脖子疯狂的亲吻,张正宇也没有抵抗,非常娴熟的回应着莫理似火的嘴唇,接着,莫理的双手伸向小张的制度上,解开扣子,脱落,抚摸着身材不比自己差的腹肌,胸肌,乳头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早在小张来之前便脱光了衣服,一边亲吻着,一边替小张脱衣服,很快,俩人便赤裸相见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在隔壁看的口干舌燥,顾不得自己的理智便解开裤子打起飞机来…

张正宇扭了扭身,然后避开莫理似火的双唇,蹲下身来,张开嘴,把莫理的坚挺深深地吸进了自己的嘴巴,莫理顿时感觉像是深入了一个温暖乡,想不顾一切的继续向前挺进,奈何莫理的大JB太大了,足有18厘米,插的小张都快要呕吐了,也没有完全进去。俩人开始了不顾一切的最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,好大啊,莫哥,你的JB太大了…插的弟弟我快要吐了,啊啊~啊~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张呻吟着,淫荡的话语更加刺激了莫理的欲望,肉棒顿时仿佛又增大了一圈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快感不断侵袭着莫理,“啊啊~好爽啊~好弟弟,你的B穴太爽了,哥哥要爽死了,啊啊~好弟弟~让哥哥插死你,我要插死你操死你!”莫理开始语无伦次的叫喊,使隔壁的莫昂吓了一跳,手中的撸动更加迅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莫理更加的狂野了,开始占据了主动,搂着小张的头使劲的使他的嘴巴深入他的下体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,我的好弟弟~爽不爽~你个骚货,让你当初勾引我啊~啊啊~” 淫秽的话语充斥着狭小的便池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张伸出舌头去迎合莫理的大肉棒,绕着冠状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舔莫里的已变成酱紫色的大龟头。莫理的神经再次受到刺激,他的龟头十分敏感,小张熟练的口交技巧,使莫理欲仙欲死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在隔壁看的脸红心跳,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落下,原来,爸爸从妈妈去世后,竟然从了男风!莫昂在这种刺激下,性取向也发生了微微的变化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张继续舔着莫理的大JB,嘴角滴下几滴晶莹的口水,眼神迷离,双手也开始伸向自己的菊花,抚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小张感觉自己的嘴都要麻木了,继续被莫理按住头吃着他的大香肠,嘴里不住的呻吟。

       “唔,莫哥~我爱你,我爱你的大JB,我爱你操我的嘴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然,莫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把小张的头挪开,大声呵斥道:“撅起你的骚逼来,让哥哥我好好爽爽!”

         说罢,小张脸上露出喜色,终于可以被莫哥操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正宇把头对向便池间的门,又正好别开了莫昂,岔开双腿,双手扶着门,撅起雪白的屁股。真难想象,如此白的肥臀竟然是一个26岁的男人长出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蹲下来,用手摸了摸双臀之间粉嫩的小穴,然后把脸趴上去,伸出舌头,舔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,莫哥,不要,那里脏啊~  啊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痒,莫哥,快停下莫哥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俩人进行这种行为以后莫理第一次舔他的小穴,让小张受惊不已,既兴奋又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舌尖灵活地撑开粉红色的皱褶,钻进鲜嫩的花蕊。小张的菊穴带着淡淡的麝香味,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诱人气味。莫理吸吮那朵小花,品尝着小张分泌的甜腻肠液,身下的大屌也更加坚挺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···呜···好痒···啊啊啊!进去了!”随着莫理舌尖在菊穴中探索,小张呻吟着扭动身躯。他的双手不断的摩擦着胸口和硬屌,淫水流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“快,进来。莫哥,菊花,好难受。”小张满脸通红地小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不再犹豫,拉开小张正伸向后庭的手,扶着坚硬的大屌,对准柔嫩的菊穴。一个挺身,整个茎身“扑哧”一声就深深插进小张的直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小张身体猛地一抽,被贯穿的感觉让他尖叫起来,“太深了!啊,被捅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几乎在捅进去的同时就展现了他傲人的腰部力量,以极快的频率大幅度抽插着。深色的大肉棒在两团白嫩软肉之间进进出出,把菊穴的那一圈的皱褶完全撑开,紧包着粗硬的茎身。柔软的肠肉吸附着茎身上青筋形成的凸起,每次抽插都被带得翻出,然后又被深深送回菊穴深处。肠液混着余精,在快速的动作中被打成了一抹白色的泡沫,缓缓沿着雪白的大腿流下,看起来无比淫靡。

交合处如潮水般涌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粗大的肉棒顶着前列腺,涨涨的,却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野兽般的吼叫中达到了高潮,莫理用尽全力抱住张正宇的身体,让张正宇几乎无法呼吸。他感到肠道内一阵灼热,莫理已经把JING'YE射进了他的身体深处。高潮随之而来,他用力握紧拳头,连指甲都掐进了肉里,只想忍住射精,想要更长久地享受着身体紧绷的一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淫糜的厕所,这个改变莫昂一生的厕所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在空荡的派出所大院,看着远处路灯的光晕灰蒙蒙的照耀着大路上来往的车辆(派出所外面就是马路了,派出所里面是家属院。),莫昂心中却激不起一点涟漪,只是脑海里始终反反复复的播放着刚才的旖旎的景象,如行尸走肉般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蜷缩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,用被子蒙住头,如水的眼眸紧合,随后,几滴咸咸的液体,顺着翘白的脸颊,滴落,留进樱唇,深入脏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钥匙的咔嚓声如动人的天籁般,唤醒了莫昂的意识,莫昂从沙发上坐起来,听到莫理换鞋的声音,听到莫理脱外套的声音,听到莫理向客厅走开的拖鞋啪啪声,听到莫理沉重的呼吸声,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打开了灯,耀眼的白光令端坐在沙发上的莫昂短暂的失明了一下,然后等他恢复视线,看到莫理手中提着的大大的生日蛋糕,眼睛又一次湿润了…

      “原来,爸爸是在乎我的,爱我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样,我也就不要去管他的私生活了吧…”莫昂心里想着,嘴上却发出一声欢呼,“老爸,你终于回来了,我就等你给我买蛋糕呢,我还以为你忘了呢!耶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听到莫昂的欢呼声,咧开诱人的朱唇笑了笑,说“我怎么会忘了我宝贝儿子的生日呢,刚才所里出了点急事,需要我处理,耽误了些时间,所以才来的这么晚。”莫理低头看了看时间,“还好还好,今天还没有过去,来,切蛋糕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却是身体一震,听到莫理的谎言,心头还是泛起了苦水。然后下定了一个无比坚辛的决定!勾引莫理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时光任茬,自从上次莫昂发现莫理的“性事”之后,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。然而始终没有机会“勾引”莫理,却又多次发现了张正宇和莫理做爱的场景,令莫昂心中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莫昂14岁,初三毕业,暑假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莫理35岁,结束了副所长的职务,开始了正所长的新旅途。

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…啊…要飞了,莫哥的大JB好大,弟弟的嫩穴要烂了…啊啊…顶到了,好美…美死了~~莫哥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然,莫昂刚刚考试完就早点回了家,今天刚放暑假,就发现了正在颠鸾倒凤,不知天地为何物的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的新楼在半年前已经建成,那个厕所也已不在,两人的偷情场所已经转移到了各自的家中。莫昂不止一次的发现了在自己家中做爱的两人,却并没有让两人难堪,可这次,莫昂是真的忍不住了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又悄悄地回到了门口,故意大声的用钥匙拧开锁,高喊道“爸,我回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清楚的听到了主卧里传来一阵奚奚索索的响声,然后假装尿急,跑到了卫生间,留给两人穿好衣服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分钟后,莫昂推开门走进了莫理的房间,顿时,一阵色欲的味道扑面而来,看到莫理和张正宇正不自然的坐在床前看电视,莫昂不禁故意道,“爸,这屋什么味啊?”

       莫理把视线从电视前转移到莫昂脸上,说“什么味?这屋有什么味吗?”

       莫理干脆死不承认,毕竟,在莫昂面前他还是很威严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看到莫理和张正宇的脸上都带着微微的红晕,白色运动裤裆部也高高竖起,甚至有几滴清晰的液体蕴在裆部。如此炎热的夏天,甚至能看到两人JB的形状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被莫昂看的有点发怵,随后问道,“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,不是6点才放学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心想“不来这么早能看到你俩做的什么事嘛!”嘴上却欢雀一笑,“今天考完试了,放暑假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考的怎么样啊,小昂?”张正宇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莫昂摸了摸头,然后似乎想起什么事情,对着张正宇说“小张叔叔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额,我来看看你爸,然后在你家蹭顿饭吃,呵呵,你也知道,我孤家寡人一个嘛。”张正宇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我先去洗澡了,爸爸,你去叫外卖吧,我想吃KFC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,去洗吧。”莫理头也不抬的说,好像生怕别人看见他的眼神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正准备转身去洗澡,突然发现床下面好像有什么物什,定睛一看,竟然是两条黑色的四角内裤半边露在外面!

      莫昂心中顿时明白了,原来是来不及穿内裤啊,快不得JB那么明显呢……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正在洗着澡,突然发现太阳能里没水了,就准备擦擦完事了。刚打开浴室门,耳际边又传来隐约的低吟声,心中像明镜似的莫昂当然明白,于是决定闯进屋抓他们个现行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离卧室越近,呻吟声越清晰。“看来刚才他们还没有爽够啊…”莫昂心里想着,脚下的步伐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莫哥轻点,小昂还在呢…啊啊~啊~”张正宇压低了声音,娇媚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透过门缝清晰的看着里面的动作,两人的裤子都已褪到了脚踝处,张正宇向前弯着身,双手扶在床上,莫理双手环住张正宇的腰,完美的两尊身躯正呈老汉推车状疯狂的抽插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的JB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撞击着张正宇有些泛红的菊穴,两颗硕大的似鹅蛋般的睾丸打击在张正宇的雪臀处,显出明显的红印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的额头已经有了些细细的汗渍,但却丝毫不管不顾,继续利用着紧绷的腰部猛力的捅向前方,似乎想要贯穿张正宇的整个身体,张的低吟声也变得断断续续,显然受到的痛楚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交合处早已经被分泌出来的液体淹没,抽插时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响声,好不渲染着这淫糜的景象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正宇的手紧紧的篡紧床单,脸上露出欢乐与痛苦的交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~莫哥轻点啊~要烂了啊~~莫哥,莫哥的大JB插的弟弟好痛啊~啊~顶到了顶到了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然,莫昂看到张正宇的身躯一震,腹肌一缩,大量的白线飞射而出,床单上霎时间被白花花的JING'YE沾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射精时带动着菊花的紧缩,使莫理的快感更甚,也抽插的愈快速,愈剧烈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很快,莫理又加快了操穴的速度,张正宇的叫声完全不再压抑,透骨的喊了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~莫哥慢点啊~莫哥,啊~要死了…要死了啊~    莫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厉害啊,莫哥啊~啊啊啊~嗯嗯哈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的呼吸也加重起来,最后的几下冲刺完全打破了性欲的极限,冲破天空,刺破苍穹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的腹肌抖动了几下,然后牢牢的抱住张的身躯,交合处留下几滴乳白色的液体,顺着两人的大腿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感觉时机到了,便不再犹豫,猛的冲开门,“砰”的一声响,屋内的两人瞬时愣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…小昂,你不是在洗澡嘛?怎么?…”张正宇还没有说完,就感觉到一束火辣辣的目光驻留在两人的精壮裸体上,急忙从床上扯下还沾满两人JING'YE的床单,裹在身上,但由于幅度过大,还插在他菊花里的已经泄了精的软软的大JB“噗”的一声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理还楞在原地,似乎在思考着要怎么与莫昂解释。莫昂却淡淡一笑,说“额,看来撞破你们的好事了啊…,爸爸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昂浅眉轻扬,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莫理面前,抓住他微软的上面还带有张正宇小穴里分泌出来的与JING'YE混合的液体,缓缓蹲下身,张开蝉翼般的薄唇,贝齿轻启,含住莫理的JB。

作者:福建同志 来源:福建同志聊天室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,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福建同志(www.fjnhw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导航是免费同志交友网站,福同导航网所有图片和同志会所连接均来自网上,同志租房、同志QQ群、同志旅游、福建同志个人会所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非法网站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,致力为福建同志打造健康、权威、真实、实时的互动空间!
  • Powered by weiais! V3.0sp1